<th id="sfoc5"><sup id="sfoc5"></sup></th>
  • <code id="sfoc5"><small id="sfoc5"></small></code>

    <strike id="sfoc5"></strike>
  • <th id="sfoc5"><option id="sfoc5"></option></th>

      1. <del id="sfoc5"><small id="sfoc5"></small></del>

        從“返樸歸真”特展看徐生翁書畫中的奇倔與孤獨

        澎湃新聞記者 李梅 綜合報道

        2020-04-28 19:03

        字號
        以高古奇倔之風而知名的徐生翁(1875—1964)在中國近代書法史中是一個極為獨特的人物。他的藝術高度在民國期間已經為有識之士所激賞,黃賓虹論徐生翁畫之“以書法入畫,其晚年所作畫,蕭疏淡遠,雖寥寥幾筆,而氣韻生動,乃八大山人、徐青藤、倪迂一派風格。”
        2020年是徐生翁誕辰145周年。4月28日,紹興博物館與浙江省文史研究館、浙江省博物館等單位以及徐生翁家屬,聯合推出“返樸歸真——徐生翁書畫精品展”,展覽精選百余件徐生翁各時期的書法、繪畫、篆刻等作品,全面展現了徐生翁精湛的藝術成就。
        徐生翁
        在一般人看來,徐生翁的書法有孩兒體之味,然而,在一些名家眼中,他的人與書卻都是格調高古,周恩來、蕭蛻庵、陳誦洛、宋云彬、沙孟海等都給予了高度評價,蕭蛻庵感嘆:“生翁之字,真不食人間煙火者,吾輩追蹤抗手,似須來生!”他的畫一如其書,極重氣韻,亦極講究布局、章法、非常得勢;他畫松針、梅枝如作篆、隸,凝重剛健;畫荷、菊一如大草,奔騰飛舞,處處滲透著金石、書法的功力……黃賓虹論其畫為“以書法入畫,其晚年所作畫,蕭疏淡遠,雖寥寥幾筆,而氣韻生動,乃八大山人、徐青藤、倪迂一派風格。為我所拜倒。”而在20世紀二十年代出版的《中國現代金石書畫家小傳》第一集,則評述其“大江南北,僉稱先生所作古木、幽花,自成馨逸,金石書畫,橫極千秋,前無古人,后無來者。”
        展覽現場
        徐生翁(1875~1964),早年姓李,名徐,號生翁。中年以李生翁書署,晚年始復姓徐,仍號生翁。浙江紹興人,一生以鬻書畫為生,生活清寒而狷介自適,數十年足不出紹興,不求聞達,以布衣終天年。建國后曾被聘為浙江省文史館館員。徐生翁一生的署名先后為“李徐”“李生翁”“徐生翁”,有學者認為可以將這三個時期同時看成是他書法風格的三個階段。徐生翁早年書法還是受到晚清以來的書風影響,這是一種時代風貌。
        展覽現場
        據悉,此次展覽即根據徐生翁的藝術創作風格分為“李徐時期(1875-1925)”、“李生翁時期(1926-1938)”、“徐生翁時期(1939-1964)”三個部分。其中“李徐時期”的徐生翁幼年失學,25歲從周季貺學漢隸,三十歲(1904)時其書畫即為人所重。此時書法以隸書為重,融有漢簡、吉金作風,結字修長緊湊,點畫清俊挺拔。誠如他自己所說:“余習隸書二十年,以隸意作真者又十余年,繼嫌唐為法縛,乃習篆以窺魏、晉,而魏、晉古茂終遜漢人,遂沿兩漢吉金,上攀彝鼎。”徐生翁此時期繪畫則受徐渭、趙之謙等傳統繪畫的影響,用筆暢快,略顯生澀,喜用長線條和塊面寫意。紹興名士王恕常(素臧)稱之為“三百年來一枝筆,青藤今日有傳燈”。
        行書梧竹池臺七言聯 縱172.5cm 橫45.2cm 紹興博物館藏
        蕉菊圖條幅  縱140cm  橫49cm 紹興博物館藏
        徐生翁成名后書法不宗一家,不斷變化,雄奇險絕,氣勢奪人,他冀望冶百家于一爐開創自己書風和畫風,作品多以“李生翁”署名。“李生翁時期”的繪畫仍襲徐渭之風,不再鋪墊環境,用筆寫意,用色爽快。紹興學者王瞻民稱其“高情邁俗,古拙可愛。”
        隸書“安雅齋”橫披  縱38cm  橫113cm 紹興博物館藏
        楷書《國本》條幅 縱119.5  橫48.5 紹興博物館藏
        及至晚年,徐生翁曾說:“翁年來作書益苦,謂筆筆要脫盡碑帖。”此時期其書法融百家之長,聚鐘鼎籀篆之意,字體古拙,扁方而圓轉,天然率真卻又暗合上古趣味。陸維釗歸納為:“簡、質、凝、稚”。徐生翁晚年的繪畫則以逆筆入紙,線條短而似澀別有趣味;用色僅為點綴,筆少而意足,恰與其古拙書風一致。野逸派畫家沈紅茶(壽朋)云:“其作畫筆筆頓挫,筆筆轉折,是稚子執筆,不為畫而畫者也。”
        菊花圖條幅 縱65cm  橫29cm 紹興博物館藏
        行書橫圖遠岫七言聯 縱125 橫32 紹興博物館藏
         


        展覽現場
        考察徐生翁的一生,他求學的時間很短暫。在之后漫長的人生道路上,徐生翁靠的都是自學,他由一本《康熙字典》來學習四書五經,后來主攻書畫,三十歲即以書畫名世,創建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。徐生翁說自己的書法是從紹興城中府山上的古柏中感悟而來,這使得他的書法在中年時期尤其雄健,點畫酣暢,長槍大戟,喜用長筆畫來彰顯點畫的這種質感,同時表現字形的奇崛。但他晚年的書風大變,點畫短促,“勢”弱化而“節”加強,或許則是鑒于園中竹子節節生長的啟示而來。趙之謙曾提出:“書家有最高境,古今二人耳。三歲稚子,能見天質;積學大儒,必具神秀,故書以不學書、不能書者為工。”徐生翁說自己學書法是沒有老師指導靠自己學習的。他也不僅僅通過碑帖來學書法,更觀乎自然、事理。這頗為暗合趙之謙說的“故書以不學書、不能書者為工”。

        展出作品
        有藝術研究者認為,“徐生翁的繪畫圖式,受到趙之謙、吳昌碩、齊白石等人的啟示。他不以題材顯勝,只是借這些題材來表現書法高致。徐生翁的存在,彰顯了美術史上書法與書寫的意義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徐生翁書法
        談及徐生翁的交游,除了四十六歲時去過原籍淳安以外,一生好像沒有離開過紹興。應族人邀請的淳安之行或許還有兼帶著父輩的遺志。而這唯一的出行也激發了他的詩情,寫了不少詩作,如寫《富春江行》:“逆水行舟聽楫師,朝朝那有順風吹。溟朦細雨富春路,貪看桃花不厭遲。”又有《江上晚霽》曰:“濕云初散雨猶濛,隱隱輕雷隔斷虹。舴艋不掀風浪靜。夕陽如茜染江紅。”徐生翁能詩,尤其寫景獨佳,于此可見一斑。
        徐生翁繪畫
        盡管徐生翁足跡基本不出紹興,但頗為時賢所重,交一時越中往來名士。據他的后人介紹,徐生翁杜門簡出,一生所作無外乎讀書與創作兩事。他的朋友張子京有詩評價:“羨爾幽居澹宦情,依依孺慕樂真誠。”淡薄幽居,亦足見其為人。每次書寫,一般是他夫人幫他磨好墨,然后把門關上,書齋中只留下他一個人獨自創作,過程無人得知,只留下徐夫人“撕而復寫,寫而復撕,累日不休”的描述。閉門苦心孤詣,開門見竹林郁郁蔥蔥,或散步園中,或觀兒孫輩嬉戲,晚年的幸福都付其中了。
        而對于社會認識的不及,他的回復是,“吾書吾自樂耳,詎必人知”?充分體現了一個大書畫家一意孤行的堅守與孤獨。

        展覽:返樸歸真——徐生翁書畫精品展
        展覽時間:2020年4月28日至6月28日
        展覽地點:紹興博物館

        (本文部分現場圖片來自蘭亭書會)
        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        責任編輯:顧維華
        校對:丁曉
        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        關鍵詞 >> 徐生翁,返樸歸真,書畫

        相關推薦

        評論(3)

        熱新聞

        澎湃新聞APP下載

        客戶端下載

        熱話題

  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 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        89彩票